网站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燕赵文化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快捷导航
查看: 554|回复: 0

父亲

[复制链接]

71

主题

1480

积分

论坛副总编

Rank: 22Rank: 22Rank: 22Rank: 22Rank: 22Rank: 22

发表于 2019-6-16 17:23:06 |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psb (2).jpg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作者父母    1978   
  写这个标题的时候,我感到很突兀,自己也吓了一跳。因为,父亲这个词离我是那样遥远和陌生。有幸存了几幅老照片,昨天在博客主页右侧做幻灯播放。这才使得父亲时时出现在我眼前。内心泛起点点温馨和淡淡苦涩。
  长期以来,“父亲”这个词一直是我心中隐隐的痛,一个心结,一个很避讳的话题。因为,父亲去世已整整30周年了。我永远,甚至一辈子也不愿意回忆他发病至去世,幼年的我所仅有知道、看到的点滴。
  他于1979年中秋节那天上午9点多,突发脑出血,晚上才等来林场啦木材的车,颠簸130里地,运送到县医院院。父亲一直昏迷不醒,鼾声如雷。三天后,在一家老小的哭号声中,去世。
  很幼小的时候,失去父亲,对我及一家人的打击之大是显而易见的。但也磨砺了我们的性格和人生。
  如今,人到中年的我们姐妹,经过那么多磨难,个个家庭幸福,子女健康、快乐。
  今天,天气酷冷,真正严寒的冬天到了。置身温馨舒适的新装修楼房里,听着蔡琴的歌《在那银色的月光下》,看着幻灯里时时出现的父亲的影像,内心最敏感,最脆弱的那跟琴弦终于拨动了。这是我自父亲去世30年里写的头一篇文章。
  因为很幼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,所以,父亲留给我的印象和事件不是很多。但有数的几件事,我终生难忘,也教会了我今后如何处世、做人。
  父亲是林场厂长,念私塾出身,写一手好小楷和钢笔字,转遍围场。6、7岁时候,有一天,母亲要我给父亲往屋里端饭。(父亲在当地是有一定身份的人物,家中9口人吃饭,父亲一直吃小灶)。大概是手擀面条吧。我掀开门帘,单手端进去,遭到父亲的斥责,要我重新双手端进去。一遍又一遍,我两眼噙满泪水,直到他认为合格为止。我从小就倔强、自尊,当时觉得父亲深深伤害了我。现在,我已为人父母,颇能体谅他对子女严的苦心:做事情要做就做最好。
  还有一件事。当时,他主持召开全林场职工大会,要求春季植树造林之类。当时,条件落后,林场的植苗桶和铁锨不是很多,不够用。父亲就要求大家把用公家的东西退回来。当时,条件艰苦,林场家属用林场的东西也都用作生活急需品。虽然,开了会,可会后,真正退回的人很少。父亲回到家里,把家里用作尿桶的小植苗桶拎回场部。母亲知道了,追到场部,和父亲吵吵着,争辩着,意思是,大家都不退,就你一个人退。而且还是做了尿桶的东西,一个小桶而已,就你认真之类。要把小桶拿回。父亲脸红脖子粗,母亲气喘嘘嘘,互不相让。引来许多看热闹的人。最后,小桶还是留在了场部。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是:以后,公家(林场)的便宜一点也不能占。
  这一点,使得我以后养成了不拿别人一针一线的好习惯。
  父亲在家中兄弟6个中最小,据说我的大爷们“扛长活”供父亲念私塾。因为穷老受地主剥削,我的爷爷奶奶发誓,家中要供出一个文化人来。我的大大爷,因此累弯了腰,好像也没说上媳妇。小时候,听母亲讲我大大爷是“罗锅”,觉得很有意思。现在想来异常沉重。
  父亲重视学习。“小灶”完毕后,(由于比较小,经常单独跟父亲“开小灶”)一二年级时,经常把我叫到他的“八仙桌”(我家有张非常讲究的桌子,现在若存的话,算古董了吧)炕上,考我字和算数。而我也常常对答如流,因此,更讨父亲的欢心。父亲格外偏爱我。同样错误,犯在别人身上,是挨骂挨打的,我则没事。同样活,别人不干,是决不允许的,我可以偷懒。好吃的,好东西,最后一口总要留给我。所以,我上边的人犯了错误,往往推到我身上。也养成了我任性,自负,骄傲的坏毛病。
  父亲去世后,家里人对我的爱和呵护一点没减少。可以说,从小长大,我一件衣服没洗过,一个扣儿没钉过。正月,母鸡下的第一个蛋给我吃;夏天,园子里结的第一个小黄瓜,第一个红的西红柿,别人不可以动,我可以摘。孤儿寡母的岁月里,我们靠父亲的微薄抚恤金过活。新年,无论怎样,总要给我买上跟上当时流行的新衣。凭票购物,商品短缺年代,新飞鸽女单车,家人舍不得骑,但我可以骑。别人吃玉米面饼,我天天早上吃挂面。
  想起这些年家人对我的爱和呵护,我几欲潸然泪下。家人纵容我,厚爱我,偏袒我,皆期望我能完成父亲的志向,成为他们的骄傲,可我却......惭愧,惭愧!
  如今,经过年少的轻狂,生活的磨砺,中年的我变得沉稳和理解人生了。懂得感恩和回报了。
  父母早已仙逝,姐妹中也仅剩我们几人。我们赶上了好时代,党的好政策,生活富裕,我们更应该回馈社会了。
  我虽不才,但毕竟肚中有多年沉淀的墨水和丰富的人生阅历,更重要的是我从小的文学梦。我爱我的父亲,我爱我的母亲,我爱我的家人——尽管,他们普普通通,会犯这样那样错误。但没有他们的一路扶持,就我没有今天的幸福安康。我更爱改革开放以来造就的温暖大气候这个载入史册的社会!
  所以,我开了博,要求自己: 以高贵典雅的气质打动人;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以优秀的作品吸引人;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以敬业的精神折服人。
  文学路崎岖,但我既已上路,岂能回头?——因为,天堂里有我父母,有我逝去的亲人的眼睛!
 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2009.11.15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欢迎关注

Archiver|手机版|燕赵风骨文化论坛 ( 冀ICP备15011684号  

GMT+8, 2019-9-24 00:00 , Processed in 0.103445 second(s), 3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 Licensed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