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燕赵文化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快捷导航
查看: 978|回复: 0

原创:糜子老汉【小说】

[复制链接]

Rank: 4

发表于 2017-9-16 12:48:21 |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文/陕.蔡志杰
         他叫糜子老汉,是拾粪沟人。老汉在村里当了近三十年的生产队长。上面的下面的,左三的右四的,见的各个阶层,各种类型的人多了,这便让老汉助长了些看人处事方面的自信。老汉对自己眼力的信心,不亚于对自我能力的信任。老汉爱说的一句话是:“有看走眼的牲口,没看走眼的人。”这话的意思很明白,就是经他看过的人,有能力无能力,有出息还是窝囊废,总有个八九不离十。
        老汉嘴上这么说,事实上大家也这么看待老汉。那怂人利害还就是历害。别说种地锄地,躲在谷林里的莠子,瞒不过他的眼睛,就是那锄头出手,不偏不倚,倒下了杂草,禾苗却伤不了一条毛根。谁家喂了口大肥猪,经老汉出手拃一下,就能说出能杀多少的斤数。他说有看错的牲口,也就看走眼一次,差点没把他气死。要不生产队几十年,调换那牲口,还总离不了老汉把关,经手。就那次,他掰牲口的口,认出了岁口,吆喝着走了两圈,不像打死不肯走的懒牛。买回来,偏偏就是那种打死不走,鞭赶不动的懒牛。赶的紧了,就往犁沟里卧的牛。
        老汉本来叫粪斗,因为有口吃的毛病,说话紧了不利索,才让他讨了这么个怂名字。也怪哪些怂娃娃,要不,那拾粪沟的人,想起名送号,也不会找到由头。
        事情是这样的。人常说秋分糜子寒露谷。节气秋分过了不久,拾粪沟的场上堆上了当年的第一场糜子。打完扬净后,一村的男女,围着糜子堆,
拿包捏袋的就等分糜子。大家乐乎啊!直受了一年辛苦,就等做了油糕,米酒享受了,谁不高兴?场上的热闹劲也吸引了庄里的娃娃,那些碎神小鬼的光脑娃娃,不晓从那儿来了哪么多。大人高兴,他们也高兴。就在堆好的糜子垛上,爬上来,溜下去,玩的不亦乐乎。正执升子分粮的粪斗老汉,看见了,站起身就吼叫,他怕遭贱了糜草,牛没了吃的。“嗨,不敢日,日,日鬼糜草。”老汉说的急了,就说不成。所以日了半天,说不成一句整话。那些年轻的社员,觉得好笑。背转他,就学他那样,“不敢日,日,日鬼糜草。”糜子老汉,也就由这群年轻人,挑头叫开了。
      如今没什么生产队了,糜子老汉也不下地劳作了。他吃上一口饭,就知道向小镇槐树底下跑。人多了,抽抽尖,闷闷胡,没多少人了,扯会儿天,说说西游。老汉人虽老了,改不了和人争高论低的毛病。不说自信了一辈子的看物识人,就连串门子,搞女人都不想落于人后。那天背锅听大文扯天,大文说,自己用半盒火柴就赢得了一个女人的芳心。那大文特意还添油加醋的描述了一遍当时的情景,把个背锅老汉听了爱的直掉口水。一边的糜子老汉越听越来气。越听越感觉不是味儿。糜子就说了:“哪算个什么本事,我搞过的女人,足足可以编制一个加强连呢!”有没有那么多,咱暂且不说,只说老汉就那性格。
       老汉身边只有一个待嫁却未嫁的女儿,这个一旦那儿嫁了,老汉就功成名就,革命成功了。对于女儿的婚事,老汉作主,心中有数。所以,不管是来自亲戚的,朋友的,前村后院的,都必须要过老汉那一关。
      老汉自信啊!因为听了自己的话,事实也证明一准没错。老汉的大女琴,介绍了不少,老汉一直没松口。养女怕的嘴不牢。一旦吐口了,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歪好就那么着了。当别人介绍来埃娃那小子后,老婆嫌人家娃,没娘少老子的。是哥嫂养大的,别说房产存款没有,连间避风挡雨的烂石窑也没有。糜子老汉见了爱娃,从头到脚打量一番,又看那埃娃出言举动,这么来三去四衡量一番,老汉就拍了板,定了亲。老婆还囔囔怕有了外孙没人管没人带的,也只能瞎囔囔罢了。
        那爱娃果不出糜子老汉所料,后生在派出所上班,凭着心眼稠,眼门活。没几年,那生活过的像活水,绿格茵茵的流,车有了,房有了。糜子老汉一年吃的面,烧火的炭,全是埃娃给弄的。老汉因这,也常说老婆头发长,见识短。听了老婆的,那有琴的今天。
       糜子老汉的小女叫小琴,已经二十九岁了。搁城里也不觉的有多大,搁农村就大的不行了。糜子的老婆又急了,成天在老汉耳边囔囔着小琴的事,可糜子老汉就是不吐口。也不是少了那介绍人,关键是老汉见过的那些后生,老汉歪好揉不到眼里去。
       就说,前一响那个邮递员娃娃吧。饱眉足眼,四方四正,糜子老婆一看就满意。立马就当成了家里人,又压饸饹,又点鸡蛋,像那抱窝母鸡待小鸡一般。糜子老汉却不满意,虽然那娃正式工,城里有旧宅老院。娃娃太老实,不善言辞,糜子老汉就不满意。在他看来,胆小娃娃没出展。
       再后来,有人引来个中学老师,人不漂亮,学历还不低,本科毕业。糜子老汉,只问了两句话,就葬心气了。他问后生:“上班几年了?”答:“六年。”又问:“学校担任什么职务?”答:“还是一般教师。”就这么简单两句话,打发那后生滚了蛋。过后,糜子对家人说,六年不短,年轻人没混上个校长当当,最次也该混个主任吧?他看出那娃的不行,就及时打发了他。
        小琴我认得,原本也想为她介绍个对象来着。听了小琴的陈述,我不敢了。这家人,自己没工作,门槛还蛮高蛮硬。别说,带去的人合不了她爹的心意。就我这媒人,人家也揉不进眼,因为我没为自己混上芝麻大的一点官。与其讨个没趣,不如趁早作罢。
       有一年秋天,听人说小琴出嫁了。糜子老汉很满意。似乎矮板凳配上了高桌子。到处向人讲,小琴命好,自家高攀了门好亲。经我打听,才知道,那人快五十了,二婚,电力部门挂职停薪。有两小孩,现在开座大酒楼,就是钱多。
      糜子一定是看上男人的活泛,有钱了。不管咋说,小琴有自己的很好归宿了。我心里为她高兴。
      过了二年,又听人说,小琴在建筑工地打工,一点不洋气了。穿身工装,头发毛筛筛的,紧赶慢跑的来往于家里工地之间。我很纳闷,就问小琴要好的同学。同学说:“那男人本事又太大了。糜子爱那种有胆量,心眼活的,这次又太过了。”我还是不明白事情咋会如此,想知道一切的来三去四。就又问。人家说:“男的开酒店,招嫖宿赌。前妻就因这事才离婚的,他招嫖,自己也眠花宿柳。还附带着贩那毒品。后来被抓坐牢了,酒楼也被公家查封了。”那人补充说:“人要吃要喝,要活命,不打工又能咋样?”
       我终于算是明白了。看来,人还是不能精明过头了。有句话说“聪明反被聪明误。”糜子老汉再能行,也免不了有失算的时候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欢迎关注

Archiver|手机版|燕赵风骨文化论坛 ( 冀ICP备15011684号  

GMT+8, 2019-10-21 21:04 , Processed in 0.168035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 Licensed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