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燕赵文化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快捷导航
查看: 956|回复: 0

原创小说,马莲沟情事

[复制链接]

Rank: 4

发表于 2016-10-26 22:33:43 |显示全部楼层


     马莲沟的村支书强明,和民办教师春叶好的事,早已不再是小村的新闻了。男女间的风流韵事,就像一阵风一样,先还让人有所感觉,风吹的久了,反而让人习以为然了。
      有一个人却不能习以为然,常常狗翻场似的心里难受着。他就是马莲沟的大队会计纪红年,别人背地里叫他急红眼。他也想做了春叶,只是他揣摸出,春叶除了强明,心里没他纪红年。人间情事,讲个王八瞅绿豆,要对上眼,强迫不得。再说那春叶,强明那儿像柔弱的小猫,到了他这儿,就像老虎。使得他每每想要出手,一看春叶那没好气的样,他就有些胆怯。所以,竟管他透过春叶洗头时,瞭见了春叶卦子下藏了的奶,让他心跳加速,口都有些干。真要让他造次,他怕春叶圆睁了杏眼。
      院外一只公鸡和草鸡交配毕,另一只公鸡也趁机想美一把,那草鸡咋都不让。“它妈妈的,鸡也讲缘份”纪红年真的成急红眼了。他觉的那后来的公鸡可怜,像自己。
      他狠狠的照学校那个方向啐了一口,心说:“你春叶看不上老子,总不要有求老子的时候。”
      他这样想的时候,又记起春叶那走路,屁股蛋子一拧一拧那样,想凉粉坨子,他不知自己该恨还是该爱,他真的很迷糊。
      他带着满满的愤懑,还有欲求不得的失落感,走到“盖满庄”家。这被叫做“盖满庄”的女人,已经五十挂零了。因为他年轻时有几份姿色,老看不上自家的男人。就明着暗着勾引那村上男人。弄的那些男人们,一群一哄像混油狗一样,这个刚走,那个又来。凭心而论,盖满庄也不是真的出于寻欢作乐,生就的水性杨花。她最初的想法只是逗夫家恶心,一生气打发她害货离门。没想到,任凭她盖满庄把自己弄成筛筛,婆家死活就是不打发她走。
      也难怪,她盖满庄的爹,那个奢赌如命的王三,输急了,就把当时才十六岁的盖满庄,八十块银元卖给了谷家。那个叫谷满仓的人。不仅比她大的多,都三十八岁了。更让她不能接受的是:他走路那副狗熏样,腰爬爬的想笼细骨。常被村上人叫蔫黄瓜,大弯虾。虽然盖满庄一见满仓就来气,可毕竟也给谷家生了儿女,留下了根牙。不过,是谁的种,只有盖满庄自己清楚。
      急红眼早和盖满庄有事,只是他也嫌那女人,人老珠黄,比不得春叶年轻时鲜,他也想吃那嫩草草。要不是春叶招他生了气,急红眼也许还不来她家呢。
       他感觉还是盖满庄对自家好,一定要送点人情给盖满庄。送什么好呢,就他那点权限,少摊点公粮做不到,少算点电费也弄不成。这些事强明都插手,和他一起做。那狗日的精明着哩。查出来,自己咋好交待。他想啊想,终于想到了。眼见快过年了,送盖满庄一本日历。报了帐,他强明未必能知道。他很高兴,为自己的聪明由衷的满意了。
      不想,就一本日历还是让强明查出来了。那个时候,强明追问他,为啥要买四本日历时,他宭的无地自容,不知该咋样回答。因为马莲沟年年买三本日历给队干。一本给书记,一本给大队长,一本给他会计急红眼。强明不依不饶,要他把那一块多钱再补进去。
      他恨恨的,却也没办法。
      有一天,开完俩委会。夜深了,强明还朝后庄走。上厕所的急红眼瞅着月亮下的强明,断定又去春叶家了。他想跟在后面捉个实虚,却又没胆。他不是怕强明,他怕自家老婆,那母老虎一般的女人,他怕别人偷吃,自家老婆生了疑。
      第二天,他去了学校。大着胆子对春叶说;“你让我也那给你一下,行吗?”春叶说;“不行,谁家想那就那哩。”急红眼急不择词的说;“哪你让强明那咋?”春叶听了,柳眉倒竖,杏眼圆睁,喝斥道:“谁说的?你娃娃嘴想被人撕成八块了。”
      一到春叶发火了,急红眼只有呢呢喃喃的份。他又蔫了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欢迎关注

Archiver|手机版|燕赵风骨文化论坛 ( 冀ICP备15011684号  

GMT+8, 2019-7-17 06:45 , Processed in 0.105496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 Licensed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回顶部